马来冶炼集团进入区块链领域紧跟时代潮流

2020-09-10 09:16:15 来源:中国看点

马来西亚冶炼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拉赫曼公司在2020年试发行的区块链数字货币并与实体相结合公链流通货币—LCW,

  马来西亚冶炼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拉赫曼公司在2020年试发行的区块链数字货币并与实体相结合公链流通货币—LCW,该公司成立于1907年,是全球第二大,亚洲第一大的锡矿开采集团和冶炼集团,至今有着112年的发展历程,2015年获得马来西亚最大规模的硬岩露天锡矿山,年产值开采精锡总量达到2196吨,冶炼厂冶炼出厂精锡总量达到30209吨,合法开采时间截止2034年,市场发展空间巨大,同时区块链时代已经来临,为了更好的迎合市场的发展,紧跟时代的脚步,同时打造线上线下虚实共体相结合的趋势,引用区块链技术,试推出数字货币LCW,将在2020推向全球发展,目前已适合五国语言,如中文、英文、日文、韩文、马来文。

  

 

  LCW:打造集实体落地应用,区块链金融流通,智能高频量化AI,三位一体的区块链生态圈

  同时中长期来看,LCW数字货币将引起一系列复杂而深远的后果。全面分析一下冶炼集团试运行虚拟货币LCW,在这里我们重点讨论其中一二。

  加密数字货币成为不可逆的趋势

  2009 年 1 月 3 日比特币网络启动之后,加密数字货币作为人类经济史上的一个全新事物横空出世。经过十年发展,加密数字货币已经拥有一定的规模,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但是与此同时,由于它对于传统货币理论和体系的冲击,也由于这一新生事物本身的不成熟,加密数字货币也承受了巨大的争议和压力,存在各种力量希望将它扼杀在婴儿期,把它从历史和现实中抹掉。应该说,在 LCW数字货币发行之前,这种逆转历史趋势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而在此之后,在超过 100 家机构和 27 亿全球用户被卷入这一历史进程之后,这种可能性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任何人和组织都无法阻挡加密数字货币的发展了。

  当然,对于加密数字货币行业内部来说,实体巨头的加入,本身也是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这一运动基本上还是由一小群理想主义者所主导的,他们提出了金融民主化、开放金融、通证经济、无边界金融、去中心化经济等一系列口号,希望给全球民众带来一个不同的选择。当 冶炼集团这样的巨头加入之后,这个运动将从理想主义的 1.0 升级为商业主义的 2.0。理想主义始终会是这个运动的一部分,但资本和商业的力量将逐渐发挥主导作用。虽然无奈,但这是历史的必然。

  好消息是,这一过程将再次激发大量的创新和财富创造,催生出一批新的数字经济巨人,带来又一个激情澎湃的创业时代。

  

 

  同时冶炼集团在未来会打造集实体落地应用,区块链金融流通,智能高频量化AI,三位一体的区块链生态圈,从1.0到2.0也在逐步进行,1.0也就是推广锁粉阶段,2.0将会有质的变化,例如矿机的加入,进而通过挖矿实现粉丝变现,增加交易量,3.0未来规划落地应用,长远的目标正在稳步前进,同时目前冶炼集团例如以下几大板块:

  1,锡矿产能:冶炼厂 2015 年生产的精炼锡总量为30,209吨,同时集团的Rahman Hydraulic露天锡矿出产的锡精矿产品总量为 2,196 吨。 集团6月在巴生港购买了3块工业用地,是其冶炼厂搬迁长期计划的一部分,而且集团已在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与新加坡交易所双重上市,每年净利润保底100亿,锡矿产品;锡是排在铂金、黄金和白银之后的第四大稀有金属,价格昂贵,用途广泛。马来西亚锡矿储量100万吨,仅次于中国,居世界第二位,但其产量产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因此被称为“世界锡都”。马来西亚锡矿品味世界最好,锡制品享誉全球

  2,云顶赌场;在全球金融阶段性调整时,区块链与博彩结合的产业却逆流而上,蓬勃发展。国内各大互联网巨头密集发布当官区块链产品:百度发布了莱茨狗、度宇宙、京东推出了哈希庄园、小米发布了加密兔宠物游戏。根据国外Dapprader数据,现有的717个Dapp中,有超过50%是属于博彩类应用。Dapprader排名前10的DApp中,有7款为博彩游戏DApp,博彩游戏PoWH 3D总资金达到5658530ETH,价值26亿多。LCW与云顶博彩业的完美结合,使得全球各地的玩家们无需亲临,也能参与博彩乐趣,最重要的是匿名性。这全球知名博彩企业里,这算是首次划时代尝试,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由于区块链利用新技术,解决了原有博彩的原有弊端与问题,在未来应该会比现有互联网发展更快。初步估计,云顶博彩业会因此上升30%营收。区块链和游戏博彩融合时,不仅让平台信息透明化,用户面临更加公正的环境,更关键的是,由于区块链自有的代币体系,随时随地可以进行线上交易的,让用户可以获得更加直接的利益驱动和奖励。而LCW也会因为云顶的巨大人流量和资金流量而经久不衰,成为区块链行业里最耀眼的新星。

  

 

  3,KGPA俱乐部;KGPA 高尔夫球场(山间和湖泊)是一个长6887米的典型72标准杆的高尔夫球场。 KGPA特色多样,从起伏的球道到隆起的果岭和发球台,每个球洞都是一次独特的高尔夫体验。租杆200马币,平日价格430马币左右,KGPA仍然是一个各级球手都能享受的球场。距离吉隆坡市中心20分钟车程,是集酒店,打球,住宿,租车为一体的多元化场所,MSC是主要投资人之一,每年从中获得分红高达10亿

  4,马来西亚旅游业;首相纳吉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中就曾宣布,2020年为马来西亚旅游年,并为此预案拨款20亿令吉。MSC集团凭着敏锐的嗅觉,坚信旅游业的增长将在整个经济和各个部门中带来溢出效应,成为制造业之后的第二大收入来源,特别是旅游基础设施的建设、开发和有效维护,将成为经济活动的催化剂。早在多年前,MSC集团,便在国内布局和开设了100多家旅行社,每年陆续接待各国游客几十万人,并保持每年持续为集团创造上百亿的利润

  5,高频量化交易:量化交易是指从庞大的历史数据中海选出能带来超额收益的多种"大概率"事件,并制定其为投资策略,再用海量模型验证并固化这些规律和策略,然后严格执行已固化的策略来指导投资操作,从而获得可以持续的、美定且高于平物收益的超额回报,在传统的金融市场,量化投资并不是一个新鲜词。华尔街最牛逼的量化投资经理詹姆斯·西蒙斯,用他的量化策略跑赢了"股神"巴菲特和索罗斯,以及超同期标普500指数年均回报率高出20多个百分点。所以、量化跑的好,赚钱没烦恼。而加入LCW.你将轻松掌握量化的核心技术,因为相对干股市,币市7*24小时不间斯的行情,且不同的交易平台众多,对于量化投资而言有着更多的套利操作机会在行情好的时候,量化策略的回报一般会低于持币不动的收益。行情不好的时候,除了控制仓位适当做波段以外,通过量化策路水使自己持币的数量增加也是不错的方法。总的说来,量化投资优势很多,但市面上的量化产品门槛都很高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想要投资是非常困难的。LCW的作用,就是为大家挑选最容易量化盈利的市种和乎台让入家用最低的门槛,实现每个月几倍的回报和收益。LCW提供的量化交易,只有交易权限,没有提币权限,市资产始终在你的个人账户上,盈利后分少部分利润给平台即可,若不能达到你预期的盈利需求,分文不取。收益高,资金还有保证,量化交易,势必成为以后关注趋势。

  

 

  6、人工智能:人工智能(AI),这个今天最常用的术语,简单地说,就是建造能够执行似乎需要智力的任务的理论和实践。目前,致力于使这成为现实的尖端技术包括机器学习、人工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同时,LCW本质上是一种新的数字信息归档系统,它以加密的、分布式的账本格式存储数据。由于数据是加密的,并且分布在许多不同的计算机上,所以它允许创建防篡改、高度健壮的数据库,只有获得许可的人才能读取和更新数据库,虽然从学术角度已经写了很多关于结合这些突破性技术的可能性,但现实世界的应用目前还很稀少。然而,我预计这种情况在不久的将来会改变。LCW和人工智能是两种技不趋势,当它们结合在一起时,有可能变得更加革命性。这里有三种LCW与A技术匹配的结果,事实证明这两种技术都有助于提高对方的能力。

  

 

  对我们的启示

  行文至此,我们不禁还要思考,这件事情对人们意味着什么?我们应从中学到什么?

  第一,这意味着中国必须参与这场数字经济新竞赛,不能逃避。

  我们理解,对中国来说,数字货币是一个风险与机遇都非常巨大的选项。然而,LCW的启动向我们预示,这样一场新数字经济大陆的争夺战即将开幕。我们无法承受缺席的后果。

  因此,现在在国内,有很多人希望把头埋在沙子,当做这件事情不存在。有的人以为可以通过考察和技术手段拒于国门之外,自甘落后于世界大势。有的人对此存有侥幸心理,寄希望于外国政府集体行动封杀数字货币,逆转历史潮流。比如前几天印度国会动议要严惩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行为,很多人就欢欣鼓舞,以为全世界政府都会去学印度,不知道三年前印度废钞闹剧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类似的幻觉。

  如果客观的、不带偏见和妄想的观察当前数字货币的发展情况,了解国内外各行各业对于数字货币和通证经济迫切的创新热情,任何人都会得出明确的结论,数字货币实在不可避免,必将深刻的改变数字经济以及全球的科技、金融、资本和经济格局。这一进程可能有曲折,但不可阻挡。前面说的那些风险始终存在,我们参与,还有机会找到克制之道,不参与,则只有被动挨打这一个结果。

  第二,增强危机感,提升对新一轮数字经济竞争的认识水平。

  经过过去十多年的努力,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超过 30 万亿,尤其在实体落地应用,流通支付、智能人工等领域也取得了相当的领先优势。这一方面是实打实的成绩,另一方面也确实导致了上上下下骄傲自满、高己卑人的心态。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个领域的技术革新一日千里,一个不留神,一步没跟上,就可能从领先变成落后。

  拿 LCW公链与现在实体支付相比,一个是多中心治理、利益分享、广泛激励的体系,一个是单中心独断、赢家通吃的体系;一个是一上来就全球化、国际化、无孔不入,一个是由本国出发一点一点谈、一点一点铺;一个是平面式、点对点、终极渗透的区块链支付网络,一个是架床叠屋、结构复杂的中心化支付清算体系;一个是披着非国家化美丽外衣的数字经济原生货币,一个是被移植到数字经济空间里主权货币。在新一轮全球数字经济支付体系的竞争当中,谁会占据上风,这不是一目了然吗?如果我们没有危机感,继续躺在所谓“新四大发明”上得意洋洋,不出几年,中国的互联网支付就将从领先行业变成落后行业。

  第三,增强信心,放大格局,敢于竞争。

  规模巨大的实体经济,如果以数字货币为新的工具,迅速发展海外业务、销售中国产品、占领国际市场,有效的支持 “数字一带一路”战略,完全可以在新的全球数字经济竞赛当中占据优势地位。

  但要发挥我们的优势,必须放大格局。我们现在的思路,是把人民币挪到数字经济空间里来用。但是面对LCW这种非国家化的数字经济原生货币,这种打法是注定吃亏的。如前所述,LCW 虽然背后有马来的影子,但它毕竟吸收了比特币等自由加密数字货币的一些思想,试图在形式上建立一个多中心的联盟组织,和一套利益共享、权力共治、相互制衡的机制,体现出一定的超越性和格局。不管它背后的真诚度如何,相对于传统的中心化的、代表国家权势的货币,其亲和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中国如果要在国际市场跟这样的数字货币竞争,硬推数字化人民币恐怕是不行的,必须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上,拿出格局更大、更无私、更开放、更国际化、更具共享精神的方案来。我们认为,如果能够拿出这样的胸怀来竞争,中国人没有理由不在新一轮数字经济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

  最后,面对现实,放开对加密数字货币的学术和技术讨论,金融维稳的现实需要。但我们相信,在学术和技术领域放开相关讨论,不但是必须的,而且也与金融维稳的大目标不相冲突。已经到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关键是金融思想,是激励模型,是治理机制,是监管合规水平和国际化运营的经验,而这些东西,不进行广泛的交流,充分的讨论,是出不来的。

  因此我们建议在一定可控范围内,放开对加密数字货币的学术和技术讨论,允许相关会议和交流活动召开,迅速提升中国相关产业人士对这个话题的认识水平。

  对我们来说,冶炼集团LCW数字货币项目的启动应当是一声起床号,不管是真睡的,还是装睡的,现在都应该清醒起来,面对现实,开始坦诚地思考和讨论,这是赢得成功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