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Zi Lin对话艺术家Violet Tong

2019-04-09 09:31:10
来源: 作者:

  文字编辑:小C    2019年的四月二日,位于切尔西画廊密布的23街的Crossing Art Gallery的展示空间中,一场高度浸入式的展览《Fan...

  文字编辑:小C

  

 

  2019年的四月二日,位于切尔西画廊密布的23街的Crossing Art Gallery的展示空间中,一场高度浸入式的展览《Fancy Blue Stroke》闪亮登场。艺术家Violet Tong使用数十台投影仪投射自己的插画叙事故事Manhattan Days,将整个展览现场转变为一个赛博朋克主题的视觉叙事空间。作为一场插画展,《Fancy Blue Stroke》打造了一种完全有别于常态的展览环境,作品呈现的方式也非常多媒体化——可能这就是为何这个展览能够引大量纽约当地的艺术爱好者以及中国留学生前来。艺术家Violet Tong描绘了一个赛博朋克主题的未来纽约,以及这座城市中几位不同种族(甚至人类与非人类)的纽约警察。以下是在展览开放期间策展人与艺术家在媒体和观众面前对话的部分内容:

  策展人:大家好,感谢大家从纽约的各处转成赶来参与我们的展览,还围观我们的对谈!(笑)我今天也希望借这个机会来挖掘一下我们这个展览背后的一些故事,以及这个展览母题中的一些有关风格的问题。

  

 

  艺术家:林老板的问题总是不太好接,太深刻!(笑)

  

 

  策展人:请跟我们说说这次的这个展览 Fancy Blue Stroke是如何形成的?这些图像构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你设计这些人物最开始的出发点是什么?

  艺术家: Fancy Blue这个名字来自于我最喜欢的克莱因蓝(其实就是Klein Blue本人),我所有的作品基本都是蓝色为主,很多关注我的人都经常开玩笑说我的特色是有钱蓝,久而久之Fancy Blue Stroke就成了我的Bio第一句。这是我的第一次个展,就决定把它作为展览的名字了!至于展览主体,是来源于我之前构思的一个故事:我非常喜爱曼哈顿,也非常喜欢赛博朋克,但目前基本所有赛博朋克作品的背景都设定在加州,我觉得那必须要画一个赛博朋克版曼哈顿啊!而且必须要是我最爱的蓝色!我设计一群纽约警察作为角色主体,是因为我自己非常喜欢设计各类制服,纽约警察主色调也是蓝色,这个概念和我的设想一拍即合,于是就这么决定了!至于两位男主角,interracial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设定之一,没有想就这么决定了(笑)但深层面来说,是要表达一下纽约这种宽松的文化氛围——各种人都有,人种,性别,性取向,这些层面的问题在纽约都很宽松。我甚至画了不是人的角色进去;我非常喜欢纽约各种各样的人融合在一起的感觉,这些角色的组成可以说也反映了我对未来纽约人们的美好幻想吧。

  

 

  策展人:作为一个中国背景的艺术家/设计师,你觉得自己和另一个文化下的艺术家/设计师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同的使命感或者差异吗?

  艺术家:我认为使命感和我的国籍与成长背景没有关系,差异也和我的国籍与成长背景没有关系,这些完全都是个人因素。一个人的创作理念、创作风格,完全和自己拿什么护照,讲什么语言没有关系;我见过非常硬核日系的欧美白人,也认识非常多非常美系的土生土长亚洲人。这完全就是个人思想和个人喜好。很多人选择来到美国,是因为自己的创作观念和风格与亚洲整体不太相符;也有很多欧美人选择去亚洲,因为他们认为那更符合他们心里的文化认知。不过以我个人来说,我的理念和风格都和美国主流有较大差异,但我与中国主流也有较大差异;我的作品就是我本人,不代表我的国家文化。

  策展人:你描述的这种差异与你客观上生活在两个文化之中有没有关系?

  艺术家:你用“之中”这个词很有趣,因为它也可以是“之间”。我会觉得自己生活在两个文化之间。这与我从小在一些机缘巧合上多次拜访纽约以及个人趣味上爱好欧美文化有关。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人们应该有能力自行选择自己的文化——也就是说偏爱相同文化的人应该可以更自由地生活在那个他/她喜欢的文化里。人们应该以文化来定义彼此的身份,不是财富或者国籍……

  

 

  策展人:作为一个艺术家/设计师,在众多创作的媒介中,你自己最喜欢基于哪种媒介的作品?

  艺术家:我个人最喜欢数字媒介。这完全是出于近期喜好,我喜欢大量使用无法打印出的荧光色,喜欢用有动态的方式展现作品,喜欢创建和观赏者之间的交互。无法被打印是一个非常令我着迷的点。

  

 

  

 

  策展人:你多说说这个“不可打印”?

  艺术家:打印机是一个充满魔法的地方——因为它本质上是一个传送门:把数字世界的由1010101组成的物传送到物理世界来,成为一个物。一个数字世界里的物品具备它自己的厚度,这种厚度是在一层层编程语言中建立的。但是当它成为一张纸走出打印机的那一刻,这种厚度完全消失了,它变成了物理世界里的一个平面图像。并且你知道……物理世界里的物有自己的厚度,当这些物品被数字语言描绘的时候,这种厚度也消失了。数字世界里的模型是空心的,没有内容的。所以看似简单的打印,永远不简单啊!

  

 

  策展人:你童年成长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在童年之后的成长中,哪些选择把你一步步引向了艺术家/设计师的身份?

  艺术家:我的父母都是科研人员,家里都是高才理工科背景,和这类家庭出来的孩子一样,我从小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小时候我自己胡乱瞎画自己的漫画故事,高中时很机缘巧合由我的一位学姐推荐给漫画编辑,就这样出道发表商业漫画作品了。当年报考大学时在学动画/漫画和设计中犹豫了很久。后来我觉得,我不想当一个普通的画的很好的人,这种人太多了;我想成为一个画得还不错,但还会做许多其它事情的人,才走上了设计师兼插画家的路。

  策展人:有些人说“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吗?

  艺术家:确实是这样的。艺术没有门槛——但是眼界和审美有。很多没有相关背景和技能的人也可以搞出来“抽象派艺术”——你不能说这就不是艺术,但之所以会产生“这作品好业余”,只是这幅作品呈现出的艺术水准、审美水平达不到艺术领域的平均线罢了。本质上来说,我认为人人都可以创作出艺术品。

  策展人:在你多年的漫画创作中,最令你感到满足的点是什么?最大的乐趣在哪里?

  艺术家:最满足的点是创作完全属于自己的角色,在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故事和背景设定里活跃。虽然反复修改前期改设定、创作过程中繁琐无聊的重复工作和遇到赶稿压力时会感到非常受挫,但最后看到每一回完整的故事呈现在大家眼前时,那种满足和自豪支撑了我继续画下去的念头。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回给角色们找服装参考!我个人对时尚和搭配非常感兴趣(钱全都拿来干这个了)。根据不同角色的不同性格和背景,找相应的牌子和最新的款式是最开心的时刻!虽然很麻烦,好在我的助理们也对这些很感兴趣,偶尔还会和我讨论一下“这季走秀我也很喜欢!”之类的话题,感觉大家都很乐在其中。

  

 

  策展人:如果你可以自由选择一个空间作为你的一个创作空间,你会选择哪里?

  艺术家:夜晚的时代广场正中央,被各种荧光屏幕包围!时代广场的感觉就像是舞台的反面——不是观众坐在下面观看一个台上的表演,而是表演坐在下面观看一个观众的观看。这种感觉在曼哈顿这个高层建筑林立的城市里是很常见的。我时常一个人凌晨的时候在曼哈顿的中城的街上走,一次次回味这种感觉。太酷了,我爱曼哈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