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80后”父母来说 英语像一种魔咒

2018-02-01 12:19:41
来源: 光明网 作者:

对于很多“80后”而言,学生生涯中学习英语的过程,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写出一部血泪史。


  对于很多“80后”而言,学生生涯中学习英语的过程,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写出一部血泪史。从大学英语四、六级,到雅思、托福,英语像一种魔咒,从始至终影响着他们的升学、工作和升迁。

  如今,“80后”一代大多已为人父、为人母。不管是来自自身的成长教训,还是出于对孩子未来的期许。他们对于孩子的教育,尤其是在早期幼儿教育中,无不把英语教育放在重要的位置,有些甚至已经陷入了所谓的“英语恐慌症”之中,混淆了母语教育和英语教育的关系。

  记者采访了几位“80后”父母,对于学龄前孩子的英语教育,他们有自己的选择和坚持。

  早鸟派:偏爱英文绘本,学英语从胎教开始

  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的章蕾,英语是她的工作语言之一,她本身也喜欢看英文原版书。同时,她也是一位新手妈妈,女儿刚刚出生两个多月。正在家中休产假的她,除了照顾孩子的起居,每天都会花一些时间陪孩子看英文绘本。

  “其实也谈不上给她看书,据说这么小的孩子,视力只有0.3左右,而且还看不到颜色。”虽然知道这些,但章蕾每天还是不厌其烦地为孩子充当朗读者。当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看黑白卡片的时候,章蕾已经在用英文给孩子讲故事,认识动物和水果。

  章蕾说,每次给孩子看英文书的时候,孩子只是瞪着眼睛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反映。虽然孩子的表现很正常,但还是让她感到也有点沮丧和无聊。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能否为孩子产生积极的影响,但总是觉得做比不做强。

  为孩子朗读英文的习惯,是从她怀孕四、五个月决定开始的,想着作为胎教的一种方式。也许是受工作环境的影响,她觉得要从小为孩子塑造英语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对孩子的成长不是坏事。

  在孩子出生前,甚至还没有怀孕的时候,章蕾已经陆陆续续给未来的孩子买了上百本英语绘本。“说实话,每次买的时候也是随便买,看着好就忍不住剁手,一买就买了一大堆。看到新闻里扎克伯格给刚出生的孩子看《宝宝的量子物理学》,自己也赶快买一套。”章蕾自嘲,虽然想让孩子学英语,但在书籍的选择上自己并没有做很多研究,甚至有些盲目。

  比如,怀孕的时候,有一天她看到同学在班级群里推荐了一套号称能让孩子爱上科普和英文的系列英文书,叫做“Look Inside”。读文科出生的章蕾,一下子就产生了兴趣,想着一方面能让孩子学英语,一方面能培养孩子科学素养,一举两得。当时头脑一热,就在网上下了单,一套书8本花了700多块钱。收到书才发现,适合3到6岁孩子阅读,所以现在只能放在书架上“吃灰”。这样的购书经历,对章蕾来说不计其数。

  辛苦派:陪伴孩子学习,只有懒家长,没有笨孩子

  对于孩子学英语的事情,在重庆一所高校任教的杨云一直比较沉着,因为丈夫就是大学英语老师。用她自己的话讲,家里就放着一个英语老师,至少不用让孩子到处报英语补习班了。

  然而,她和孩子父亲对于幼儿英语的教育观念却有些不同。孩子父亲坚持在孩子能够把普通话说清楚之前,不教孩子任何英语。他认为早期不正确的发音,在日后正式学习时可能很难进行发音纠正。虽然一定程度上杨云也赞成孩子父亲的观点,但还是有自己的坚持。

  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对她触动很大。那天女儿过三岁生日,吹蜡烛的时候,她和孩子爸爸给她用英语唱了生日快乐歌,唱了几遍过后,女儿竟然自己就能唱得七七八八,还很高兴的不断重复,总是说自己喜欢说英语。

  “孩子两三岁这个年龄,学东西太快了,很多都是按照她自己的喜好,一些东西她是自然而然学会的,并不是应试教育的灌输式。所以,我觉得这么好的学习时期,如果浪费掉,太可惜了。”翻来想去,杨云还是决定对孩子进行一些英语启蒙方面的培养,但并不是送孩子上培训班,而是决定自己当老师进行启蒙。

  业余时间,她认真地研究了各种关于婴幼儿英语启蒙方面的书籍,听了很多的专家讲座,花了大量时间研究知名婴幼儿英语教育专家廖彩杏、吴敏兰、汪培珽的推荐书单,关注了很多婴幼儿英语的公众号。

  现在,每天杨云都会花一些时间陪女儿进行英语阅读,一起看看英文绘本,玩玩双语点读机。

  “就像教育专家们说的,我并不是要让她学多少英语单词,而是要在这种亲子阅读中,给孩子‘磨耳朵’,先形成英语的语感,培养兴趣。”杨云认为,虽然这样的英语启蒙方式,很费自己的时间,但她认为很值得,毕竟孩子说话间就长大了,能够陪伴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跟风派:万元线下培训班,英语必须学,其他选着学

  去年9月,家住成都的王靖雯给三岁半的女儿报了第一个英语培训班。每周上两次课,一次两个小时,一年学费1.5万。这样,孩子平时上幼儿园,周六日上午就去上英语班。

  “这个价格在当地基本上是中上水平。每节课老师教三个单词,老师在讲台上又蹦又跳的,讲得绘声绘色。孩子只会读,不会认单词。课堂上,气氛也比较活跃,孩子每次去都玩得很开心,东西学得很快,但她并没有上课的压力,每次去都很有热情。”王靖雯说,每次上课,她就把孩子扔到班上,自己就去周围的商场逛街,两个小时之后来接孩子。对于她而言,也非常省心。

  王靖雯坦言,自己属于比较懒得类型,没有像很多家长一样把所有市面上的早教英语班都试听一遍再决定报班。这家培训班,她只是带孩子玩了一次,就直接交学费了。

  “除了学习,还有一层原因是希望孩子多和外界接触,开朗一些,之前的她太羞涩了。”王靖雯表示,也许是外语课堂上比一般的幼儿园课程自由新鲜,女儿比之前开朗了很多,也愿意主动表现自己,认识新伙伴。

  她女儿读的幼儿园是当地一家普通的私立幼儿园,每周都会有一节英语课,由外籍老师授课。但因为时间太短,班上几乎所有孩子的家长都给另外报了课外的英语培训班。

  “我了解到的是,周围爸爸妈妈的态度基本上都是‘英语必须学,其他选着学’。大家都觉得美术、音乐、舞蹈什么的可以看孩子兴趣去学,但英语不管是否有兴趣必须都学。”王靖雯表示。

  她坦言,希望孩子早点学英语还有自己和孩子爸爸的深刻教训。她自己硕士毕业,英语四、六级都通过了,孩子父亲还是博士毕业。然而,她却无奈地表示,“但基本上我们都是‘考试型英语’,只擅长考,不擅长用。她爸爸在高校当老师,甚至就因为英语不好,没办法去国外做访问学者。”

  激进派:教育投资不计成本,挤破头进天价英语幼儿园

  “看了《爸爸去哪儿》里,黄磊女儿熟练地用英语给爸爸当翻译,真的羡慕不已,就决定一定要让孩子也学成那样。”北京的李凌暗暗下了决心,所以两年前,孩子还没出生时,他卖掉了南四坏外的小房子,换了一套新房子,背上了重重的房贷。

  李凌家的新房子其实也是买的二手房,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区房,却因为毗邻某知名的国际学校而价格走高,这所国际学校从幼儿园开始,提供到高中的课程,且不像一般的国际学校那样限制学生国籍。买这套二手房的唯一好处是,有优先获得学位的机会。

  明年,他的孩子就可以入读这所国际学校的幼儿园了。实际上,在选择国际学校之前,李凌也在让孩子上公立幼儿园和私立的双语幼儿园之间犹豫过。

  “之前考虑过在孩子出生前买一套周围公立学校资源比较好的学区房,可是做了一番考察之后放弃了。”李凌发现,他相中的几个学区房。即使在学区内有住房,但是能够排位进入公立幼儿园的机会也不高。“公立的学位毕竟太少了,有门路的人太多。我们这些从外地来北京打拼的,根本拼不过这些资源。”

  除了公立幼儿园难进,公立幼儿园的日常运行和教学计划也很让他担忧。

  “去考察几家比较好的幼儿园,学校的软硬件都很好,但唯一的问题就是完全按照国家规定的教学大纲在运行,不教孩子任何文化知识。别说是英语了,就是汉语拼音也不教。很多家长都是接了孩子,就往培训班送。”李凌算了一笔账,既然孩子在幼儿园就是玩,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财力进公立,再加上辗转各种培训班的时间和精力,他觉得不划算。

  除了公立幼儿园,他也考虑了几家私立的双语幼儿园,结果同样让他失望。他发现,大多数所谓的双语幼儿园,只是每周请外教给孩子上一两节英语课而已,教学质量也一般,平时的教学主要都还是用中文。

  “这样的双语教学岂不是幌子,一家幼儿园随便找几个外教老师,每月学费就比普通幼儿园贵了好几千。”李凌最后决定,“斥资”让孩子读这家国际学校的幼儿园。他对学校全英语的教学环境很满意。他坦言,“一年学费10几万,真的对我们家不算是一笔小的开支。再加上房贷,家里经济压力很大。”

  对于如此不计成本的教育投资,李凌笑言,“反正我的性格也存不了钱,干脆就都花在孩子身上吧。”